美联储把股市救上了天 但扭曲市场的代价迟早要还_BEST LEADER


  外汇天眼APP讯 : 文 |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张晓添

  编辑 | 康娟

  回过头来看,3月罕见的市场巨震似乎反而像是虚惊一场。如果投资者要对这一切的繁荣感恩戴德,那么他们必须感谢美联储。

  不会加息,狂欢继续?

  6月10日,美联储利率决策机构——公开市场委员会结束了最新一轮议息会议。这是自经济触底、金融市场企稳以来的首次议息会议,备受市场关注。

  《巴伦周刊》的报道指出,美联储向投资者保证,利率将在2022年前一直保持在最低水平。美联储还重申,随着美国经济经受新冠疫情以及防控措施的考验,随时准备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美国经济。美联储预计,202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萎缩6.5%,2021年增长5.3%,2022年增长3.8%。

  美联储承认金融条件有所改善,部分反映出支持经济、支撑家庭和企业信贷流动的措施。但美联储也再次表明,它愿意、也有能力采取更多措施。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公开市场委员会认为在BEST LEADER2022年底之前不会加息。虽然他认为5月就业数据是一个可喜的意外,但他强调前景充满不确定性。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表示,它将把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0至0.25%的区间,“直到确信经济已经经受住了最近的事件,并且走上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目标的轨道。”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BMO Capital)分析师伊恩·林根(Ian Lyngen)BEST LEADER表示,6月10日最引人注目的进展,是他所说的“量化宽松确认”,即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购买将“至少以目前的速度进行,维持市场的平稳运转。”

  看上去,决策者们的最新结论足以让股市继续“狂欢”。

  拯救市场的关键一环:激活信贷市场

  《巴伦周刊》5月21日的报道说,投资者应该感谢的是美联储。美联储之所以能够把股市从罕见的危机中挽救回来,关键一环在于信贷市场。

  美联储3月的刺激措施——购买国债等金融危机时期的政策工具,以及几项新的贷款和流动性安排计划——解冻了企业融资市场,并带来连锁效应,吸引投资者回归股票等风险最高的资产类别。

  仅仅是美联储宣布打算购买高质量公司债券,就在这些市场引发了两位数的涨幅,使企业借贷成本回到了正常的历史性水平。企业通过空前规模的借贷获利:在美联储发布声明后的一周内,它们出售了1090亿美元的投资级债券。

  事实上,与去年同期相比,投资级债券的发行量几乎翻了一番。彭博数据显示,截至5月20日,企业已发售了约1万亿美元的高评级债券,较去年同期增长91%。另外,美联储已开始购买持有公司债券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

  花旗集团北美股票资本市场联席主管Russell Chong表示:“信贷市场正在发挥作用,这对股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最近几周,股市反弹已经溢出到高收益债券和股票等风险更高的市场。尽管美联储在这些市场的干预相对有限(或不存在),但它还是让企业更容易在这些市场筹集资金。高收益债券的发售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3%,这是一个相对温和的增幅。但GMO高收益投资组合经理杰夫·弗里德曼(Jeff Friedman)指出,这些发售中有更大一部分是新债,而不是再融资。

  股市中的企业融资也得以解冻。自今年3月以来,二次发行和首次公开发行(IPO)大幅回升。当时这些融资活动总额为36亿美元,为2011年以来最低水平。数据供应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5月已有约300亿美元的发行,而4月为110亿美元。

  总体而言,这意味着美联储提振金融市场信心的举措基本上取得了成功,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

  “当即便处于风暴中心的公司也可以融资时,市场就开始企稳了。”花旗集团的Russell Chong表示,“从那时起,市场开始上涨。这个基础是通过打通信贷市场建立起来的。”

  这也是另一种信号,表明企业正在尽可能多地筹集资金,以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市场动荡——如果经济重启导致第二波冠状病毒感染,并给美国地方政府和医院带来进一步压力的话。

  毕竟,企业利润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自1月1日以来,华尔街策略师们已经将2020年标普500指数的每股收益预期下调了近30%,从178美元降至128美元。不同银行的预期差别很大:例如,高盛表示,在最糟糕的经济情况下,标普500指数的每股收益可能只有70美元。

  大玩“价格操纵”,代价终将显现

  《巴伦周刊》5月29日的报道中指出,美联储的行动推高了市场,但可能在以后产生不良后果。

  如今的美联储频频救市,与40年前保罗·沃尔克时期形成了鲜明对比。眼下很难找到一个美联储没有参与的市场。

  据报道,其他国家央行采取的更进一步举措也在美联储的讨论之中,特别是“收益率曲线控制”,即设定长期过拆收益率目标的做法。

  美联储救市的做法不乏批评者,而迄今为止最突出的声音莫过于一位“内部人士”——美联储公开市场业务前主管彼得·费舍尔(Peter Fisher)。费舍尔将美联储的这些操作描述为“价格操纵”。对如此众多的金融市场部门进行干预,意味着价格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费舍尔在5月底的一次网络会议上说,美联储缩小信用利差不仅扭曲了经济复苏的前景,也降低了资本市场的效率。陈旧的僵尸公司得到了融资,这可能意味着后疫情经济中的“创造性破坏”减少。费舍尔现在是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的高级讲师。

  费舍尔还拿出日本央行的政策作为反例。日本央行该国大部分的政府债券,并实施了“收益率曲线控制”,也在买入ETF。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刺激了那里的国内需求。

  专栏作家吉姆·格兰特(Jim Grant)用一项真实数据清晰地表达出这种扭曲。他在最新一期的《格兰特利率观察家》中写道:美联储没有触及的信贷市场的一个角落是杠杆贷款。他说,贷款市场在商业周期的预测变化方面有着出色的纪录。在2007年至2010年的金融危机及后续复苏期间,标准普尔/LSTA杠杆贷款指数领跌、领涨标普500指数。

  然而,自3月23日股市跌至谷底以来,这一贷款指数回升了约15%,不到股市反弹幅度的一半。

  格兰特写道,这可能反映出“过去10年超低利率、相应的超宽松信贷和快速增长的私募活动”导致的贷款质量下降。如果没有美联储的干预,贷款价格将主要由“供给和需求的力量”决定。

  费舍尔援引欧洲央行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名言指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不应该意味着做什么都行。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价格操纵推高了资产价值,但市场扭曲的代价可能迟早都会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