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关税能与全球重修旧好吗_ainol


  新关税制度

  距离“脱欧”过渡期结束还有半年多,英国的新关税制度就已经拟好了。当地时间19日,英国政府宣布,“脱欧”过渡期今年底结束之后,英国将自2021年1月1ainol日起实施“英国全球关税”这一新关税制度,取代原来一直实施的欧盟对外关税制度。

  脱离了欧盟束缚的英国终于能大展身手。根据新的关税制度,从明年初开始,按照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和其他现行最惠国待遇政策,英国60%的进口商品在新税收制度下享受免关税待遇。对于未与英国签署贸易协议的国家,将取消所有税率低于2%的关税。

  但农业、渔业和汽车业等英国关键产业将受到保护,英国维持对牛羊肉及家禽等农产品、绝大多数陶瓷产品征收关税,对汽车关税维持为10%不变。此外,声明还提到,为抗击新冠疫情,英国已采取“临时零关税”做法,对部分来自非欧盟国家和地区的个人防护物品和医疗设备免征关税。

  “50年来,英国终于能首次建立适合本国经济的关税制度。”对于新的关税制度,英国国际贸易大臣伊丽莎白·特拉斯如此评价道。1973年,英国加入欧盟前身欧共体,开始与欧共体成员取消货物关税,对外执行统一关税。

  Forelive分析师Justin Low指出,这份减税计划的重点在于在“全球关税”制度下,其贸易的60%商品将免关税,而目前这一比例仅为47%。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称,在英国“脱欧”之前,欧盟各成员国实行统一关税,但各国关切不一样,所以很难达到各个成员国全部满意。当时英国的“脱欧”派很重要的主张就是,英国摆脱欧盟的羁绊之后,可以独立自主对外谈判,从而达成更加符合英国利益的贸易协定,恢复自由之后就能着手根据自身经济利益对谈判进行调整,而英国本身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它的一个特点就是主张自由贸易,降低甚至取消关税,这与其产业结构等相关,当然有些产业也需要关税保护,但整体上是向其经济利益最大化去发展的。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表示,目前英国已经无法改变“脱欧”现状,怎样让英国最大程度上享受“脱欧”为其带来的好处从而弥补弊端就成了最重要的问题,而在这个问题上最重要的抓手就是竞争力。整体上看,英国离开欧盟以后应该会有一套组合拳,而新的关税计划很可能就是这套组合拳里的一部分,用降低关税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让百姓也能享受更低的成本,2%的关税全部取消也能体现出其关税的灵活性,此外还可能包括人才引进的政策等。

  贸易谈判遇阻

  新的关税制度只是英国“脱欧”后众多重点的一个分支,毕竟现在摆在英国面前的还有贸易协议的谈判难题。5月15日,英国与美国的首轮贸易协定谈判刚刚结束,就目前情况来看,该协议距离最终达成可能还有一段距离。

  《卫报》的报道称,迄今为止,英美贸易谈判的争议集中在药品价格、食品标准和数字税问题上。农产品一直都是绕不过去的问题。在英美的谈判中,美国的一大诉求就是希望农产品能完全进入英国市场,但英国方面的表态则是强烈反对美国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或是经过抗菌处理的家禽进入英国市场。

  与美国的谈判并不是英国唯一的羁绊,要知道英国背后始终还有一个欧盟。但目前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关系谈判已经进行了三轮,与前两轮结果一样,双方分歧依旧很大。英国“脱欧”谈判首席代表戴维·弗罗斯特日前表示,双方在公平竞争领域仍存重大分歧,英国无法同意欧盟在这一领域提出的谈判条件,因为这些条件将让英国继续受欧盟法律和标准的制约。

  据了解,欧盟在公平竞争领域的要求是,英国应承诺在过渡期结束后一段时间内保持与欧盟竞争法规的协同。原因在于欧盟担心英国在“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后出台更利于英国在欧洲竞争的法律法规,以获得对欧盟企业的竞争优势。但这一点在始终想要摆脱欧盟的英国看来,多少有些难以接受。

  扈大威称,目前的结果实际上就是“脱欧”利好兑现的问题,即摆脱欧盟束缚更加灵活自主地制定经济外交政策,从而使其国家利益最大化,进而增强其国际竞争能力。但英国“脱欧”之后也有对应的麻烦,比如“脱欧”之后,很多之前在欧盟内制定统一政策的部门需要再度重新国家化,而且“脱欧”之后曾经一体化的相关政策怎么定也是问题,原封不动的话没必要“脱欧”,但动的太多又有衔接的问题,标准、规格等差多了就意味着通用性可能出问题,完全自己搞一套规则不向欧盟靠拢也不现实,毕竟英国体量跟欧盟比起来还是相对较小。

  就整个大环境,冯仲平表示,英国现在“脱欧”确实不是个好时机。冯仲平称,欧盟这个组织本来就是让大家共同承担风险的,但现在疫情的冲击对全球经济都有很强的负面影响,而英国目前也不能完全排除“硬脱欧”的风险,两种不确定性的叠加可能会对英国经济产生非常大的打击,正因为这样英国才想要用关税政策提高自己的竞争力。目前看,英国可能想拿与美国的谈判压欧盟或者拿与欧盟的谈判压美国,但现在谈判的时间很短,最后很可能就是虎头蛇尾。约翰逊虽然快刀斩乱麻,但能不能达到目的还难说。

  经济双重压力

  自从四年前意外按下了“脱欧”键,英国经济便始终与其捆绑,“硬脱欧”的危险预警一度将英国经济前景推至悬崖边缘,去年10月,英国智库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所还抨击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脱欧”协议,认为英国经济规模将比留在欧盟时萎缩3.5%。英格兰银行也预测,由于“脱欧”因素影响,英国的经济规模将在2022年缩减230亿英镑

  “脱欧”之后,英国的麻烦只多不少。曾经框架之内的一系列条款都要重新谈判,因为涉及各方利益,谈判也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美国与欧盟又是英国主要的贸易伙伴,英国国家统计署2016年的数据显示,按照国家计算,美国是英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不过,当欧盟被视为单一市场时,美国则远在欧盟之后。这也意味着,英国未来的经济很可能要与贸易协定深度相关。

  扈大威还提到了另一个角度,即从贸易上看,谈判涉及很多利益置换的问题,包括很多产业、部门、相互市场准入及贸易规则等,但英国一个潜在的问题是,在欧盟内多年,很多贸易谈判都是欧委会ainol统一替成员国进行的,所以导致英国没有自己专门的谈判人才,受限于人力资源没有办法一项一项谈判。

  这边贸易的问题还没解决,疫情又成了今年最大的“黑天鹅”。英国成为了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几个国家之一。英国国家统计局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4月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环比跳涨69.1%,将近达到210万人,创下1996年以来最高水平。

  英国政府也在想办法自救,比如动用巨额财政出台“新冠病毒工作保留计划”和“个体劳动者收入支持计划”。

  但伦敦大学学院助理教授文森特·斯特克警告称,疫情已大大增加了英国陷入“失业陷阱”的可能性。如今,英国经济已经在疫情影响下发出预警信号,英国政府的预算监督部门预计,疫情可能令今年英国的经济萎缩1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预计,英国今年的经济可能萎缩6.5%,欧元区经济将萎缩7.5%。